加入书架

第2章 王妃今日难产,一尸两命!

时间:08-30 19:48 字数:1092

“人人都嘲笑王爷娶了个徒有其表的白痴!”

“现在,交出诛邪神剑,实现你最后的价值吧!”

端宏旭搂住冉培秋,抚上女人纤细的手掌,一脸心疼。

“秋儿,仔细你的手掌,这种女人,不值当你动手。”

黑压压的侍卫,相依相偎,犹如夫妇的男女,刺骨的冷风刮过柯从雪的眼睛,疼痛间,仿佛有瞬间的清明。

原来,她从始至终都是个笑话。

父亲死了,弟弟失踪了,夫君不爱她,闺蜜背叛她,甚至孩子,都不知道父亲是谁。

那她活着,还有什么意义。

趁着那两人还在浓情蜜意,柯从雪忍着疼痛,一点点拖着身子挪到悬崖边上,往下,是缭绕的云雾。

鬼崖,鬼崖,跳下做鬼,有死无生。

端宏旭听不到那恼人的声音,觉察到不对已经晚了。

“柯从雪!你敢!”

他不见怜惜的推开冉培秋,整个人都扑到悬崖上,伸出手掌,却连柯从雪翻飞的衣角都抓不住,视线中全是柯从雪闭着眼,绝望倒下的样子。

瞬间,心像是被狠狠挖去了一块,不疼,但空落的让人荒芜。

冉培秋跌坐在地上,若无其事的将蹭破的手掌在衣衫上蹭干净,压抑着眼底的嫉妒和疯狂,只温婉的起身,上前拉住端宏旭。

“王爷,虽然柯从雪死了,诛邪神剑就没了。”

“但大家都没有诛邪的情况下,王爷才智无双,必然能取得最后的胜利。”

端宏旭恍然,瞬间把自己泛空的情绪和失去的诛邪神剑对上,又恢复了冷静,只点了点头,重新揽住冉培秋,向后挥了挥手。

“都记住,王妃今日生产,难产,导致一尸两命,挂白条,丧葬。”

“是!”

随着整齐的回应,是乌压压人群的离去。

穿过悬崖的云雾,崖底,溪水声潺潺。

让人谈之色变的鬼崖下,并没有尸骨堆积,也没有阴森鬼林,意外的山清水秀,小动物不时出现在溪边饮水。

“嗷呜!”

一声狼嚎惊走了溪边的小动物。

一只瘦骨嶙峋的野狼踱着步子,顺着血腥味小心翼翼的靠近,待看到溪边成保护姿势护着肚子,昏迷过去的女人,眼中满是垂涎和贪婪。

它饿了太久了,终于能饱餐一顿了。

野狼张着大嘴,嘴中寒光闪闪,口水顺着嘴角滴下,张开嘴要咬上去。

本是气息全无的柯从雪却突然张开了眼睛,看着近在咫尺的狼头,毫无畏惧,眼底寒光一闪,手如闪电,一把掐住狼颈,用力,瞬间断绝了狼的气息。

“咳咳……”

柯从雪丢下狼的尸体后肚子也开始发动,只能咬牙拼尽全身的力气生下了一个男婴。

艰难的站起身抱住滑落的婴儿,捂住胸口不断咳嗽。

她黛眉微皱,明明是异样的眉眼,但神色间的冷凝镇定却和之前的柔弱天差地别,仿若,是一个空有其表的木偶注入了灵魂。

“十三年而已,怎么就搞成了这幅样子。”

柯从雪的声音似乎是含了冰,带着一些莫名,但更多的是嫌弃。

她低头看着哭过几声后又快没了气息的青紫婴儿,眼中略过叹息和愧疚,另一只手拂过肋骨处,再抬手时依然多了三根骨针!

刷刷刷!

精准的扎在婴儿的身上。

A- A+

目录  共 倒序 正序